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三十五章 咒语考核
    我一连点了两杯凉茶猛灌下去,才略去了火热,稍微舒服了一些。

    我往身后一望,鬼帝三殿下并未跟上我。

    这很好,省事儿。

    我这才悠悠打开卷轴观看其中内容,卷轴前排第一道术法名称印入眼帘——防晒术。

    “防晒术?”

    如果不是来了须弥府,我一定会笑出声,但眼下对于我们这些受不得太强日光直射的鬼差来说,这个术法可以说是非常实用了。

    默念了三遍,我很快将术法口诀记熟,运用自己的法力试了试。

    只见暴露在外微微泛红的皮肤上凝结了一层蝉翼一般几不可见的薄膜,带来一阵清凉舒爽之感,方才暴晒之下听司祭大人训话时带来的灼烧感开始慢慢减退。

    凉茶铺子外面的太阳依然火辣,我付完凉茶钱,将小二找回来的铜板揣好以后,小心翼翼将手伸到太阳底下。

    果然,有了一层薄膜以后,灼烧感大为降低,我只是感觉皮肤微微有些烫,还不到灼痛的程度。

    我放下心来,慢慢走到烈日之下的街道中,汇到人流里。

    这一回的感觉好多了,虽仍是不能晒太久,反应却也与凡人无异。

    司祭大人让我们学这些术法倒真有一定的道理,使了防晒术后,日后在阳间行走不至于见不得光,不至于被凡人当成异类,做任务也方便些。

    这一次的选拔,并不单纯比较的是修为,而是实用性。

    我心下稍安。

    只是眼下,我不可能一直都在阳光下行走,须弥望既然完全按照阳间的规则来,日落以后也总得寻一个安身之处。

    司祭大人给了我们每位鬼差纹银五两,虽说哪怕日日住店也够用,我还是打算小心着用。

    毕竟这只是第一项考核,说不定后续的考核内容中会很费银子。

    得先找个地方落脚。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一圈又一圈,在一家客栈前犹豫不定,干脆先在客栈旁,挑了晒不到日光的一面倚着墙,掏出卷轴。

    我将卷轴前一半的内容都扫了一遍,发现多数是贴近凡人生活的实用术法,心中大致对第一次考核的重点有了数。

    一阵香味飘来,是我平日爱吃且爱做的糯米甜糕味。

    一抬眼,果然对面正是一个卖蒸糕的小摊,眼前一亮。

    卖蒸糕的是一位看上去五十许的老婆婆,头发花白背部佝偻,许是日头太大日光太亮,躲在摊布下的老婆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明明时候还早着,婆婆却慢慢伸手准备收摊布,像是要收摊。

    我收起卷轴怀中揣好,朝小摊走去。

    “婆婆,蒸糕怎么卖?”

    见我靠近,老婆婆收摊布的手停了下来,慈祥一笑,“小姑娘来得真巧,再晚一些婆婆就要收摊了。”

    我笑应着,“看来是我运气好,麻烦婆婆给我来一块。”

    婆婆打开白棉布下盖着的蒸糕,给我盛了一大块蒸糕。

    我笑着接过,却没有直接吃,而是先揣入袖中。

    “婆婆,您一个人收拾这么重的摊位不容易,我横竖无事,我帮您一起吧!”

    婆婆本要推脱,我坚持几次以后才同意,我身为鬼使,力气比寻常人大,三下两下替婆婆将摊面与放蒸糕的物件收好,一路将婆婆送回了家。

    婆婆的家并不远,就在城中一条小胡同里,我帮婆婆将小摊推车推入院中之后,不出所料被婆婆邀请留下喝一碗凉茶,顺便闲聊了一阵子。

    婆婆一人独居,每日做一些蒸糕当早点来卖,因年老体力不济,往往到了未时便要收摊回家。许是年迈孤寡,婆婆话匣子一开就很是健谈,不知不觉到了日落,我自告奋勇替婆婆做饭。

    这正是我擅长且乐此不疲的活儿。

    “婆婆尝尝我的手艺。”

    我用膳房简单的素菜与调料,比照着平日在地府的方法,做了两个简单小菜,又蒸了几方糕点。

    婆婆笑着尝了一口,看我的眼神顿时多了好几分惊艳。

    我回想了下过去数年里崔判官给我讲过的故事,随口捏了个身世背景,只道自己前来盛京投亲却找不见人,再过几日便住不起客栈云云。

    果不其然,婆婆主动答应收留我几日,条件很宽裕,帮婆婆做做糕点和一同出摊就行。

    婆婆家中不富裕也不算贫寒,儿子离乡后正好空着一间房,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扫了扫床铺的灰,开开心心住了下来。

    夜间借着一盏摇摇烛光,我打开司祭大人给的卷轴继续研习剩下的术法。

    一个时辰后,我成功用厕纸造出了假户籍与假路引,吹熄蜡烛安然入睡,睡得安稳香沉。

    接下来的四日,我很自觉起床为婆婆做糕点,然后随婆婆出摊,有客时便帮忙,无客时便琢磨术法,学完前十个术法之后,进度却慢了下来。

    虽身为鬼使修为比鬼灵要高,在阳间施展同样的术法消耗的修为是地府的数倍,我一日之内顶多能够施展十次术法,便会耗尽灵力。

    且其中一次术法,要用在防晒术上,也就是每日我只有九次练习的机会。

    第五日正午,我寻了个理由离开婆婆的糕点摊,顶着防晒术勉强按时到达了望京城楼,按照司祭大人的要求将学会的术法依次展示一遍。

    除了三十四道术法尽已掌握的三殿下,多数鬼修都学会了十五六个术法,进度快些的甚至有学会了二十多个的,我毫无悬念地排到了最末。

    这让我有些难受。

    若是再过五日之后的考核中,我还不能排到前十六位的话,便会在第一项考核中被淘汰,更别说后续了。

    散会之前,三殿下还志得意满地斜了我一眼,成功加剧了我的难受。

    垂头丧气了一整日,一直到收摊回到婆婆家,我都蔫蔫的抬不起精神。

    平日里不喜欢看书,卷轴后面二十几个术法讲解看得我都一知半解。

    要是阿束在就好了。

    天已经有些黑,我正打算点一根蜡烛,左手手腕上的紫手链却抖了一抖。

    一道幽幽的紫光泛起,自手链如烟雾一般腾出,在我眼前袅袅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