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四十二章 终极一战
    我又一次陷入了曾经的噩梦,一张看不清的脸,一只握紧匕首的手,深深刺入我心脏的匕首,和彻骨的疼痛。

    不一会儿,疼痛消失,梦境中的自己混混沌沌,不知飘向何处。

    不知又过了多久,如有来自天界的五彩神光照耀在我的脸上一般,所有的毛孔都很顺畅,四肢舒坦到微微发痒。

    等我再一次幽幽转醒时,眼前却是不一样的情景。一张很朴素的客栈标配木床出现在我身下,身上还盖着客栈标配小棉被。

    目力所及之处无人,床侧隔着帘子却看到一个修长背影,以及有打水洗手的声音。

    我浑身黏腻得难受,一边扒开身上盖着的厚厚小棉被,一边腹诽着大夏天给我盖上棉被的不知哪位高人。

    不想一起身,脚一落地便摔了个马趴。

    腿太软了,浑身无力又酸痛,仿佛经历过什么剧烈运动。

    我是谁?

    我在哪?

    从地上爬起的我重新坐回床上,陷入了沉思。

    而木床旁边被遮住的地方,一个冷峻背影也转了过来,修长挺拔的身形,一张脸上引人注目的桃花眸,正是三殿下。

    我幽幽叹一口气,打哪儿都能遇见他,且见一次倒霉一次,真真是流年不利。

    “是你救了我?”

    三殿下皱着眉头,一边打量着我一边若有所思地问道,“终于醒了?昨日你在练什么邪功?真气紊乱得整个地都在抖,生生打断了我的...”

    话说一半,三殿下止住。

    “打断了你的什么?”

    昨日的记忆一点点重新回到我脑中。

    “没什么。”三殿下不肯多言。

    “昨日害我走火入魔那鬼修是因你而惨叫?”

    我眼前一亮,狐疑问道。

    昨日我走火入魔时,似乎发生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事情。我长期以来被青歌和无袖熏陶出来的八卦之火蓬勃燃起,目光炯炯。

    三殿下脸色果然一黑,僵了僵,转移话题道,“这不重要。你先告诉我,你练的究竟是什么邪功,我见你修为大涨,体内气息却晦暗不明,筋脉的运转与寻常鬼差截然不同。”

    我心想着,身上的功法是阿束教我的,但见三殿下的语气不甚友善,为了避免一些麻烦,硬着头皮开始扯谎,“哪有什么邪功,自从上次掉进忘川河呛了几口水以后,脑中忽然悟出了一些修行的道门,平日里也懒得练,只不过如今情况紧急才练了练...”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这话我自己都不信,心虚极了。

    三殿下扫我一眼,沉默。

    我连忙补充,“虽说练到一半昏迷过去,却也算不上什么邪功吧,我现在不也醒了么,而且身上轻飘飘的,修为也有所长进,现在...咦?”

    一边说着我一边查看自己的修为,却惊了一惊。

    不知何时我已经在梦中跨过门槛,告别鬼使的修为,已经是鬼修了。

    看来这功法当真有效!

    突破瓶颈以后的我修为与年轻鬼修旗鼓相当,虽然剑术使得依然不熟练,但胜算已然大增,不至于败得毫无悬念。

    因为我沉浸在喜悦中被忽略的鬼帝三殿下开口,声音低沉,“你果真这么想赢么?”

    这是他第三遍问我这个问题了,我抬起头,一时对上了他的灼灼眼神。

    “不错,我就是很想赢。”

    三殿下似没料到这般,轻咳一声,将视线瞥向别处。

    我收回视线,“谢谢你这次救我。现在我时间不多了,还要去练室修习,等考核过后,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回报你。”

    “我先走了,告辞。”我环顾房内四周,又查看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佩饰,丝毫无损,心里对三殿下多了一份好感。

    三殿下拉住我的手,“先别走。”

    “又有何事?”

    我回头看他,他神色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轻佻,“既然你要回报我,怎么不听听我想要什么。”

    “你想要我怎么回报?”我问道。

    “从我第一次把你从忘川河里捞出来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的眉眼,你的笑,你的一切,都中我的意。地府虽大,找一个这样中意的女鬼着实很难,我也不愿再多费时间。所以...”

    三殿下扬起眉,笑得灿烂,“不如你以身相许?”

    “你想得美!”

    我转身就跑,脸却微微红了红。

    这样的笑,不过是他对所有女鬼的通用招式,十几年前的篝火晚会他左拥右抱时我又不是没见过,做戏做戏罢了。

    按照无袖说的,越是将海誓山盟情情爱爱拿到嘴边说的,说得越动听的,就越是不靠谱。

    我反复警告自己,不可轻易上当。

    出了客栈以后,通过路人的目光我慢慢意识到自己身上散发着一股难言的臭味,不得不改变计划,在去练室继续修习之前洗了个澡。

    一个澡洗了半个时辰。洗澡时才目瞪口呆发现自己居然如同蜕皮一般洗下来一身污秽,足足换了三大桶水。

    这大约也是突破修为瓶颈以后的正常现象,我未曾多想,洗完澡后神清气爽地回到练室,继续修习术法。

    修为大增以后,御剑之术练起来比以前顺利多了,前两日还只能勉强动一动的铁剑如今能够指哪儿打哪儿了。

    我大受鼓舞,一连三日以来日夜不休的练习,终于在第十日考核之前将司祭大人卷轴上的御剑术练得小有所成。

    而修为突破到鬼修以后,我的术法也能一次性瞬发两个了。

    十日期满,我满怀忐忑来到司祭大人规定的相见之处,见到了我的对手。

    年轻鬼修虽然就在我隔壁练室,最后几日沉浸修习的我也未曾与他一见。

    今日他的样子怏怏不乐,显得精神颓丧,全然不似中期考核时的志得意满。不知是否是三殿下的缘故,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也没有因此掉以轻心,万一是对手故意示弱轻敌,岂不是着了道了。

    “四组对决皆以半个时辰为期,不可伤及性命,倒地不起者败。”

    “考核开始!”

    司祭大人话音一落,对方年轻鬼修一改颓丧精神,面色凝重,三道术法瞬间朝我招呼过来。

    演得这么逼真,这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