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一章 来到阳间
    最终我还是在上床入睡前磨磨蹭蹭收拾好了要带的东西。

    比如山河扇,比如阿束的紫手链,再比如我戴了多年从未离身的,东岳大人送的那串安神的项链。

    这三样东西,能做武器防身,能与地府联络,能助我安睡,是我不可缺的。

    想了想,又将之前司祭大人在须弥望扮作婆婆时送我的那颗黑珠子也带上了。

    想来只要我谨慎些不主动去惹麻烦,到了阳间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至于其他的东西,到了凡间可以用术法变嘛。

    譬如如何伪造各种路引和户籍证明,正是之前在须弥望中学过的,我的拿手活。

    当晚我却睡不着,因为那个吻,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彻夜难眠。

    第二日一早,我顶着黑眼圈,背着收拾好的包裹走出房门。

    青歌与无袖亦起了早为我送别。

    无袖说,“不要挂念家里,愿你这次还阳能寻回记忆。有机会的话替我看看阳间盛行的服饰花样。”

    青歌说,“若是遇到了危险,记得别拼命,打不过就跑。当鬼使这么些年,我相信你逃跑的本事。”

    因赶时间,只是寥寥数语便挥别,我心中很是温暖。

    司祭大人约见面的地方是六道轮回口。

    即便鬼帝给了百年之期允许鬼众们在酆都逗留一百年后再踏入轮回,六道轮回口还是一如既往鬼满为患,只不过秩序好了许多。

    期满的鬼众们排成一溜长队在阴兵带领下有秩序地向前缓缓挪动着,队已经排到了奈何桥前。

    我好不容易随着鬼流挤到奈何桥上,便被阴兵拦住。

    好在拦路的阴兵眼力不错只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鬼使服袖口上的忘忧草袖标,便给我加了塞,直接叫我去了岔路,直奔六道轮回口的另一侧。

    这一侧明显清净许多,只有我与司祭大人在。

    我左顾右盼,还是不确定地问司祭大人,“虽说只有我通过了须弥境的考核,但此番任务要求是两位鬼差同去,眼下只有我一位鬼差吗?”

    毕竟这回的任务是在鬼使僚张了榜的,除了酆都,蒿里山,梁父山也都知晓。

    地府对于这种上了榜的任务,一向是宁滥勿缺,排场得凑齐。

    果然,司祭大人说不是,说是另外一位鬼差已经提前去了阳间,如今就剩下我。

    我正疑惑着另外一名鬼差是谁,刚要发问,远方一阵阴风吹来,远在森罗殿的崔判官竟也亲自来了。

    崔判官与司祭大人恭敬地打了个招呼,很是客气。

    二鬼客套一番以后,说起此次去阳间执行任务的事情。

    崔判官道,“这次任务对天界很重要,东岳大人闭关之前,特命我在任务执行之日前来看看。司祭大人辛苦。”

    司祭大人笑道,“请转告东岳大人,此次鬼差是我亲自设立考核选拔,玉叶鬼修必不负众望。”

    崔判官对我说了一句恭喜,顺便转达了吴青的问候。

    “如今东岳大人闭关,吴青替大人守着森罗殿,他知晓你要去阳间,本想亲自来却无暇抽身,托我问候你一声,要你在阳间一切小心。防身用的扇子务必要带好。”

    我心下感动,吴青大哥真是心细,劳他如此记挂。我拱手成拳,“替我多谢吴青大哥,等我回了地府再请他喝酒。”

    送别结束,崔判官走了以后,司祭大人开始叮嘱我,“六道轮回口乃是地府与阳间的通道,寻常修为的鬼差亦不可轻易踏足,以你的修为即便未饮下孟婆汤,贸然踏入轻则痴傻重则魂飞魄散,此番去阳间须得我亲自护送你。”

    “待入了六道轮回口,不可妄动念,不可轻易走动,只跟紧我。”

    原来修为低的鬼连六道轮回口都过不了。

    我连声答应,跟紧司祭大人的脚步。

    入了六道轮回口,我果然感觉脑中一片眩晕。这种眩晕不同于头疼,而是一种记忆的混乱,陈年旧事仿佛放电影一般在脑中回放,如同阳间所说的回光返照一般。

    难怪未曾听过有哪位地府里的鬼差敢擅自过六道轮回口去阳间,这要是随便走走,记忆错杂混乱起来真的会变成智障。

    我谨记司祭大人的话,只埋首看前方,亦步亦趋与司祭大人寸步不离。

    过了不知多久,眩晕的感觉消失,四周的光线变得异常明亮,皮肤上有微微的刺痛感。

    我抬起头,发现我们处在一个荒郊野岭小土坡。

    眼下正是秋末,隔壁的小山头惨黄惨黄的,我与司祭大人所在的却是光秃秃的一片空地。

    阳光正好,均匀而又浓烈地洒在我们身上。

    脚下的土地干燥,甚至有些烫,不比阴间的阴冷坚硬,阳光下还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空气中亦散发着一股伴着草木树叶味的清新气息。

    看来是到了阳间了。

    我很自如施展了防晒术,一层薄如蝉翼的细膜覆在皮肤上,阳光晒到皮肤上的感觉不再炽热,而是微暖。

    司祭大人点点头,“好了,如今已到了阳间,现在我来给你讲讲你接下来要完成的任务。”

    我洗耳恭听。

    司祭大人抚须娓娓道来,“先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阳间的汉明王朝与金朝的边界附近。”

    我之前在地府听过一些新来地府的说书人讲过汉明朝的历史。

    数百年前中原大地的正统是晋王朝,草原上群雄割据。

    后来晋朝暴政,逐渐分裂成为秦阳与汉明两个大国和夹缝中生存的魏、陈两个小国。

    草原游牧民族却渐渐统一起来,成立了金朝。

    金朝日渐强盛,便想染指中原。

    前些年来一直与汉明王朝开战正酣,打得如火如荼,并不是什么太平地界。

    看着酆都大批的新增鬼众,想来如今这战火也没有熄灭的架势。

    “所以如今是乱世咯?”我有点害怕。

    我的确是有鬼修的修为傍身,但是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我也是懂的。

    万一被卷进战乱里当了炮灰,尽管不会死,但是缺胳膊断腿的也难看。

    阳间可不像地府,断胳膊断腿随便找个鬼医就能捏泥巴似的接上。

    司祭大人嫌弃地看我一眼,“你有点鬼差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