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三章 求财之道
    司祭大人摸了摸胡须,“你得抓紧,时间不多,就半年。”

    我惊呼,“才半年?!”

    有没有搞错?!

    “人家将军与公主两情相悦十好几年,只给我半年我怎么可能成功?”我不可思议。

    司祭大人丝毫不慌,“所以没叫你让人家移情别恋,只是让他的心不再完全属于公主,而是有你一个位置。”

    “你通过了须弥境的考核,你与这个任务有缘,相信你会完成得很好。”

    司祭大人面带笑容,不遗余力的夸奖我。

    我揉了揉有些痛的头,问道,“此人后台不小啊,能给我说说不?”

    因为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判官说天界很重视这一次任务,又联系起之前在地府中见到他的那一幕,好奇起来。

    司祭大人白我一眼,“等你修为更高,到达鬼爵的时候,才有权限知道。你现在只需要完成任务。”

    “故事讲得差不多了,之前在须弥望,该教你的术法你也都学了,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

    “另外,非紧急时刻,切不可在凡人面前使用术法暴露身份。”

    司祭大人递给我一副地图,还在悬优山吴戈所在之处细致地点出了一个红点。

    大人催促我,“你时间不多,眼下吴戈在两国边境的悬优山伤重坠崖,悬崖底下是一口寒潭,此刻人在水里,赶紧去找他吧。”

    “能让他再在水里待两天吗?我手里头现在没钱,我先挣点钱再去救他。”

    眼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除了四样防身之物什么都没带的我有些茫然。

    司祭大人给我一个大白眼,“三日之内必须赶到悬优山下的寒潭救他出来,否则有性命之忧。”

    说罢司祭大人便掐了个决,回阴间去了。

    我看着地图,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此处的位置离悬优山不算远,也就三百里。

    因是荒山野岭无人看见,我用起了御风术。

    御风术还是很快的,不到半个时辰,我一路顺风地飘了四十来里,直到看见人烟,方才换了步行。

    按照这个速度,两三个时辰便能到达悬优山,我并不急。

    找一位好心的老大爷问了路以后,我朝着悬优山方向离我最近的城镇而去,拿着用树叶造的假路引,顺利进了城。

    城镇不大,正处在两国交境之处。

    尽管双方国家开战,小城镇依然因为两国通商的物资交易,人流量不小,有着一副繁荣热闹的景致。

    走了一下午路,我早已腹中空空,只先变了几个假铜板,在一家小面馆点了碗羊肉汤面。

    店家的羊肉给得虽不多,劲道的面条和喷香的葱花依然让我吃得津津有味,这是我在地府不曾吃到过的美味。

    还是阳间好啊!

    吃完一整碗面的我心满意足,又要了一杯茶,坐在面馆里一边喝茶一边想着生财之道。

    总是靠假银两蹭吃喝也不是办法,人家辛辛苦苦下面的面馆老板也很无辜,我总得挣点真钱来花。

    更何况吴戈眼下还泡在水里,救起他以后,买药治伤,盘缠路费都是开销。

    正打算去赌场碰运气,却听隔壁一桌两人攀谈起来。

    “您可别小瞧着青釉瓷瓶,这可是上好的古董,先秦王朝传下来的,至今少说也一千七百年了。您看这成色...”

    一个长得身宽体胖看上去还有些憨厚的中年汉子,正舌灿莲花朝着一位老儒生介绍自己的瓷瓶子。

    老儒生看着很老实的样子,盯着那瓷瓶一脸向往,想来是个有收藏古董癖好的文人。

    中年汉子口才极好,妙语连珠,才讲了一会儿,就引得那老儒生想掏钱买下瓷瓶。

    我一眼扫过去,那赝品瓷瓶顶多也就值十两,中年汉子一开口就是二百两。

    看来是个奸商。

    但我并没有前去打抱不平,只是坐在位子上亲眼目睹二人如何讨价还价。

    终于,经过数个舌战回合,老儒生掏出一百两银子,在中年奸商一脸肉痛的表情之下,喜滋滋带走了那个赝品瓷瓶。

    我看了看手里喝茶的茶碗,暗自使了一个变幻术。

    又掏出一片之前在林子里捡的叶子,附上了一个猪头咒。

    中年奸商得手以后迅速离开面馆,一拐角去了另外一家更高档的茶馆。

    我悄悄跟着,尾随他一道进了茶馆。

    说书先生正讲得精彩,中年奸商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津津有味听着。

    “这位大哥,不介意的话我们拼个桌吧。”

    我假装凑过去,趁中年奸商毫无察觉时,一个附了猪头咒的枯树叶悄悄拍在他身后。

    中年奸商得手以后本就惬意,见我以后更是眼前一亮,忙不迭道,“无妨无妨,姑娘请坐。”

    我道谢后坐下,假装听书,却能感觉中年奸商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打转。

    果然过了会儿,说书先生停下喝茶的间隙,中年奸商开始搭腔,“看姑娘这身打扮不像是本地人,不知是从何而来啊?”

    我叹一口气,“这位大哥果然聪明,我的确不是本地人,是要去秦阳寻亲的。我叔父一家十年前举家搬迁去了秦阳,如今我父母病死了,临终前托了封书信,让我去秦阳投靠叔父一家。只是如今战乱,我一个人不敢四处乱走,便只能在此逗留。”

    中年奸商脸上喜色一闪,“姑娘孤身一人在这两国边境的确不安全,万一遇到歹人后果难料,不知有没有什么大哥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我脸上浮起愁容,“若说困难之处,还真有,大哥看来是本地人,不知城里何处有公道些的当铺,如今我盘缠即将用尽,家里就传下来一只玉碗,我想拿这玉碗去换些盘缠,再雇个镖师送我去秦阳。”

    中年奸商眉毛一挑,“妹妹可算是找对人了,大哥我正好会一些古玩鉴赏,你若信得过我,不妨将你家传家宝给我看看,我替你瞧瞧。”

    我下意识抓紧我的小包裹,一脸不放心,“这...”

    中年奸商胸脯一拍,震得浑身的肉都抖了一抖,“妹妹放心吧,我只是替你看看,这里这么多人,大哥还会抢你的不成?”

    我这才将信将疑,小心翼翼从包裹里翻出那只茶碗,递给他。

    “这是我家代代相传的,自我祖父的祖父那辈起就一直收着了,传到今天...”

    中年奸商如痴如醉捧着被我施了变幻术的茶碗,翻来覆去看了好久不肯撒手。

    我疑惑,“大哥,这茶...啊,这玉碗...”

    中年奸商用充满同情的眼光看着我,“妹妹,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你。但是为了你着想,我不得不说——”

    随后他的表情忽然变得沉痛无比:

    “你这碗,是赝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