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七章 寝殿有人
    离开客栈以后我很快寻了另外一个住处,是靠近王宫的一座大宅子,估计住的是某个王公贵族。

    就经验来讲,越靠近王宫的宅邸,就越是权贵,闲杂人等也越少,越方便我施法翻墙。

    摸进精致的小厨房里吃饱喝足以后,我靠着术法轻易寻了个空房,舒舒服服一觉从傍晚睡到半夜子时。

    入了夜,便是我行动的时间。

    夜间王宫守卫比我想象中森严,我借着御风术贴着檐角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飞到小公主所住的宫苑附近。

    我随手砍晕一个打瞌睡的小宫女,换了身宫女的服饰,照着她的样子易了容之后,朝内殿摸去。

    本以为这个时辰宫里的人应该都歇下了,没想到侧殿一个不起眼的小间还亮着微弱的余光。今日并非朔望,想来小公主应会歇在殿中而非摘星楼。

    我好奇之下,顺着光线寻了过去。

    才刚摸到屋子旁边,就听见里面传来异样的声响。

    非常异样。

    我咯噔一下,莫非是有不守规矩的宫女和侍卫在双修?

    犹豫了半晌,我还是决定不打扰人家,默默溜走,继续朝着内殿而去,去寻那小公主。

    内殿无人,极静,所有的烛火都熄了,却弥漫着一股浓厚酒味。闻着像是烈酒,与地府的醉鬼有得一拼。

    我不由嘀咕,莫非小公主真的因为日夜思念吴戈成了酒鬼?

    远远看着,床榻上只有一个人,看来今日那秦阳的殿下并未与公主同榻而眠。

    我脚步越发轻,掩着鼻悄悄靠近床畔,想要探头去看个究竟。

    这酒味也太浓了。

    若是日后小公主真的嫁给了吴戈,可不能这么喝。

    而且这公主的身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我看着从头到脚几乎占满了整张床榻的被褥,摇头叹息。

    “谁!”

    床榻上的人厉声一喝。

    我还没来得及吃惊,就被吓得魂不附体。

    一只手已经掐上我的脖子。

    这只手大且有力,是男人的手。

    糟糕,失算了。

    我已经反应过来,床上的这位并不是公主,而是那位秦阳殿下。

    我暗骂自己眼瞎,捏着嗓子弱声弱气,仗着他酒醉胡诹道,“殿下,奴婢是宫里的宫女,方才您叫奴婢给您倒水,奴婢这才靠前,您先放手。”

    秦阳殿下哦了一声,捏住我脖子的手根本没有放开,“原来是你。”

    黑灯瞎火的我根本看不清秦阳殿下的面容,不过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

    “原来是你啊。我在秦阳等你许久,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玉叶。你再不来,我可就要发兵去找你了。”

    鬼帝三殿下轻笑道,捏着我脖子的手倒是松开了,下一刻我整个人就被拉到床上,紧接着被他一个翻身压住。

    果然是他!

    司祭大人之前拼命卖关子不让我知道,唐越清锲而不舍追到阳间,可不全是因为眼前这位殿下!

    我咬牙,“殿下您喝醉了,我是门口当值的宫女,真的是来给您送水的。”

    酒味很重,人也很重,熏得我头晕。

    “殿下你喝醉了,公主看到了会不高兴的,快放开我!”

    “不过一宫女,见到殿下不自称奴婢,这就自称为我了?司祭还说你擅长作伪,我看是他高看你了,露馅这么快,可不是名不副实?”

    鬼帝三殿下又呵呵一笑,“烛火虽然熄了,我也一样认得你,你就是玉叶!你就是化为厉鬼,啊不,你就是化成一撮灰我都认得!你这辈子休想躲过我!”

    这哪里是醉了,这家伙明明清醒得很!还讽刺我是厉鬼!

    我不再装蒜,恶狠狠道,“既然认出来了是我,你还不放开?!”

    我推着他,欲挣扎起身,谁知他反而靠得更近。

    “深更半夜,你特意打扮成这样来找我,不就是来给本殿下侍寝的么?本殿下成全你,来吧!本殿下任你施为,绝不反抗!”

    我脸蹭的一下透红,烧得发烫,手脚并用大大力挣扎,“侍寝你个头!快给我起来!起来!”

    我挣扎了好半天,连几道攻击性的术法都不管不顾的用上了,竟还是被拦下来,硬是挣脱不开。三殿下明明看着不学无术,上次差点走火入魔,修为没怎么受影响,反倒是见长。

    一时间弄得我妆容散乱,衣裳凌乱,十分狼狈。

    兴许是动静声音有些大,门口响起了犹豫的声音,是侍卫的声音,“殿下?”

    “无事聒噪什么?滚!”

    三殿下这才起身,不再压着我只不过牢牢钳着我的手,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门口的声音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三殿下一手抓着我,一手悠悠然点亮一盏烛火。

    我已经没有力气,挣不开手,只没好气地问他,“这就是你来阳间的任务?当一个不学无术的殿下?”

    我的任务何等辛苦,既要大老远的在山里救人,还要一路陪着他千里迢迢赶路躲追兵,还得想尽办法让他移情别恋于我,生生棒打鸳鸯。

    搞了半天,这位殿下就只用舒舒服服的在宫里待着发号施令?

    太不公平了!

    三殿下瞪眼,“谁说我不学无术了?本殿下的任务就是拆散这俩人,现在这梅公主已经是我的妃子了,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倒是你,一路磨磨蹭蹭这么久才来秦阳,可见没少偷懒吧。”

    我恍然。

    原来我们的任务是一样的。

    难怪要两个鬼差分别行动,原来是这样。我负责搞定吴戈,三殿下负责搞定公主。

    只要他二人任何一人移情别恋,就能此生缘尽,此番双管齐下,确保任务能够成功。

    我又疑惑问道,“既然你娶了那公主,怎么没见你二人同榻?”

    都结为夫妇了,难道不应该睡一起么?

    三殿下眉头一皱,“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

    我:“???”

    这难道不是任务吗?

    我语重心长,“我们这不都是为了完成任务嘛,而且我听说那小公主长得国色天香,是陈国难得的美人,横竖吃亏的又不是你。”

    三殿下脸色阴沉下来,抓这我的手无意识紧了一些。

    我吃痛,忽然想到之前小公主悄悄捎给吴戈的那封信。

    莫不是因为小公主看不上他,让他折了面子?

    我这又是戳人痛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