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八章 虐恋情深
    三殿下表情不自然,冷哼一声,“什么国色天香的美女,我看也不过尔尔。”

    “不管好不好看,既然是任务,就要好好完成,你既然娶了公主,就该好好讨她开心让她移情于你,这样才能早日回到地府复命啊。”

    三殿下收起冷脸,似笑非笑起来,“本殿下倒是觉得凡间挺有意思的,既然来了,多待一阵子也不错。至于任务嘛,慢慢来。”

    我咬牙,看他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慢慢来的意思,不然小公主费尽心思也要逃跑。

    他分明就是来玩的!

    三殿下说着,眼神斜向了我,“倒是你,听说你这一路都和那个叫吴戈的同行,他长得如何?很俊朗吗?”

    我忖着三殿下的心思,尽量违心地答道,“人比较精神,长得倒也凑合。”

    “什么凑合,凑合就是不好看,不好看就是丑。你跟他一路这么久才来,莫不是真的看上他了?”

    三殿下忽然问道,眼角眉梢带着满满的不善。

    我仿佛看到一把大刀悬在空中,随时可能掉在我脖子上。

    我汗毛一竖,连声道,“没有!我只是为了做任务,怎么会看上他!”

    过了一会儿,我忽然反应过来。

    我虚什么?!

    三殿下哼哼一声,“这还差不多,你不许看上他。你要知道,这阳间地府所有的人鬼加起来,都没有我好看。”

    我从善如流,“是是是,就你好看,就你最好看。”

    三殿下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

    毛总算捋顺了,我舒了一口气,“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抓着痛。”

    三殿下松开手,我如释重负,赶紧将自己已经被捏得有些痛的手收回来好生揉了揉。

    每次都是这一招!

    “如今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我问三殿下。

    既然是同一个任务,两个人一起完成总比一个人快。

    三殿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眼神中却闪着刀光,“他们如此情投意合渴望一见,本殿下自然要成全他们。”

    我打了个寒噤。

    三殿下这是打算走虐恋情深的戏码。

    这本个月在阿束给我恶补了数十个情爱话本子以后,我已经可以脑补出后续的剧情。

    无非是让吴戈亲眼所见小公主与秦阳殿下恩爱缠绵,让吴戈心如死灰虐到极致。

    公主无法忍受吴戈的伤心,又无法逃出秦阳殿下的魔爪心如刀割之下,说不定反倒会对秦阳殿下生出莫名的情愫。

    这是所谓的“爱上绑匪”的故事。

    听上去匪夷所思,实则屡见不鲜。

    没想到平时作风粗犷的三殿下,居然熟悉这种戏码,我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难怪在地府总是有一大堆的女鬼前仆后继,不愧是久经风月的老手。

    “所以那批伪装公主禁卫的人是你派去的?”

    我忽然想明白了,之前吴戈最介意的那些杀手衣服袖内的梅花标记,很有可能就是出自鬼帝三殿下的手笔。

    既然司祭大人能够给我一份关于吴戈的背景资料,自然也有办法给三殿下一份更详细的关于公主平日喜好的资料。

    这误会重重之下,又兼强取豪夺的粗暴戏码,这棒打鸳鸯的段位比我的苦肉计高多了。

    没准我无意之间,还破坏了他的布局。

    “不错,是我派的人。我还以为今晚来的人是他,倒是小瞧他了。”

    三殿下干脆地承认了。

    “接下来的任务你不必插手了,有我就可以了,等抓到吴戈我便当着梅公主的面杀了他,叫她彻底死了这份心,至于你,就好生留在我宫中吧。”三殿下得意看着我,仿佛看着一块已经进了锅里正在烹煮的鸭子。

    想杀吴戈?还想把我留在宫中?

    他想得美!

    我眼珠一转,一计涌来。

    我堆起一个甚是温顺的微笑,甚至朝三殿下凑近坐了一步,“既然三殿下在此,还如此好心愿意帮我,我自然愿意少费些功夫,怎会拒绝呢?”

    三殿下见我答应得如此爽快,倒是错愕了一下,随即很快露出笑容,“你能这么想甚好,你就留在宫中和我一起,明日我就让你当我的贴身宫女,不,本殿下要封你为妃!”

    我一把握住他的手,“真的么?”

    手腕一翻一抖,一根迷魂针轻车熟路地出现并准确扎进了三殿下的手臂。

    “当然是…”

    三殿下话说到一半,瞪眼指着我,“你又来这套……”

    说完直直倒下去。

    “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好好睡你的吧!”

    每次都上当,小伞的针真好用。

    我悠悠然收起针,没有忘记我此行的目的。

    还是得找到公主才行。

    公主既然不在主殿就寝,想来应该在别的地方。

    我朝着主殿附近的偏殿摸去,果然见到偏殿寝床上是有人的。

    只是还没等我轻手轻脚摸过去,床上的人就已经醒了,缩成一团警惕地看着我,“你是何人?”

    我大失所望,我的御风术这么失败了么?

    这么一点点动静把人给吵醒了?

    我不再遮掩,直接上前一把捂住了女人的嘴,“噤声。”

    我看不清面容,只好摸了摸此女的寝衣,衣料手感摸着像是绮罗纱,并非寻常宫女的衣着,像是个有身份的。

    “你是梅公主?”我低声问道。

    瑟瑟发抖的女人听到这个称呼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你别出声,我自陈国来,是来帮你的。”我悄声道,“你若是信我就点点头,我便把手放开。动静要是闹大了,你我都是死。”

    梅公主点了点头,我轻轻放开手。

    梅公主果然没有大声呼救,看着我悄声道,“是…他派你来的?”

    我想了想,轻声道,“算是吧,吴戈如今在宫外很是担心你。”

    梅公主听我点出吴戈的名字,想来是信了,沉默了一会没言语,却传来暗暗的啜泣声。

    “那求救信是你递出去的吗?”

    “什么信?”梅公主疑惑道。

    我了然,果然又是鬼帝三殿下请君入瓮之计。

    梅公主也很快明白过来,压低声音连声道,“这是陷阱,想来是殿下对我不放心才有此招。你告诉他莫要上当,千万保重自身,别来找我了,今后寻个好人家的姑娘娶进门,忘了我吧。”

    说着又是低低的啜泣声,压抑不住的凄凄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