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章 威胁
    “给孤看好了,这便是你心心念念的大将军,什么青梅竹马不过是一场笑话,他如今早就移情他人,你还不死心么?”

    梅公主看到我的长相,并没有表现得很异常,看来是不认识我了,或者是和吴戈一样失去了在地府的那段记忆。

    看得出来她脸色煞白之下,更多的是心伤。

    可见三殿下的话直直的戳中她的心窝子。她对吴戈的在意不是假的。

    鬼帝三殿下视若不见,指着我和吴戈继续道,“孤抓到他二人的时候,可正聊得情热无比。”

    三殿下理直气壮的一番假话,直刺得原本就苍白的梅公主脸上血色全无。

    “情况你既也看到了,日后给孤彻底断了旁的心思,一心一意服侍孤,孤一高兴,兴许便放了他们,亲自给他们赐婚。”

    吴戈脸色涨得通红,气得浑身发颤。呜呜的想说什么,嘴却被塞了布条堵住。

    我却瞧得分明,他看向三殿下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三殿下果然看目光转移过来,毫不畏惧和吴戈的眼神对了个正着,“你这样瞪着孤,是戳中你的心思了?一介匹夫也胆敢觊觎孤的女人,孤该活剐了你!”

    我冷眼瞧着,三殿下板起脸来的时候倒还真有几分君威,很是能唬人。

    梅公主果然神色不安起来,想要拉住三殿下的衣袖却被一把甩开,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三殿下居高临下,俯视着吴戈,“殿内有两个女人,孤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这两个女人只有一个能活着离开,由你来选,让谁活。”

    三殿下拉掉了吴戈嘴里塞的布条,“说吧,谁死谁活。”

    吴戈沉默地将头侧向一边,不去看他。

    梅公主脸色越发苍白,虽撑着跪坐起来,却能看出挺直的纤细身子在微微颤抖。

    我狠狠瞪了三殿下一眼。

    这诛心之问也太损了!

    但我没有出声,我也想知道答案。

    我也想知道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以后,吴戈究竟会选谁。

    不管是女人还是女鬼都有这样的好奇心。

    三殿下看到我在瞪他,面上不动声色,却骤然将我拉到他旁边,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了句,“早知道你不会轻易就范,昨日我就在你身后贴了追踪符,你跑到六界任何一处我都能把你找回来。”

    他作势将我拉入怀中,我却看得分明,又一张禁制符贴在了我背后。

    这是克制我修为的符。贴上以后我便无法使用术法。

    三殿下这一次果然有备而来,我暗骂自己轻敌。

    吴戈见到三殿下的举动,激动起来,“你放开她!”

    三殿下充耳不闻,反而命侍卫将我和梅公主拉到殿外,侍卫毫不留情驾着梅公主朝着昨日我见她时的那个偏殿去了,对我倒是很客气,拉出殿外之后并未对我如何,只把我送到隔壁的暖阁。

    我竖起耳朵,只听隔壁三殿下悠悠闲闲说了一声,“孤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至于和你同来的这位美人,”三殿下意味深长地顿了顿,“孤与她一见如故,要和她好好聊聊。”

    吴戈愤怒的声音传来,很快又消失,似是被人堵住了嘴。紧接着三殿下的脚步声已经出现在暖阁之外。

    一抬头,正好看见他走进来,气定神闲。一副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的样子。

    见到我,三殿下的眉头一下子扬起,变得眉飞色舞。

    “方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这吴戈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搁那儿装好人呢。我看他对梅公主不是真心。”三殿下似乎对吴戈很看不惯。

    我皱起眉头,“你们才见第一面,怎么就对他意见这么大?这些日子我随他一路前来秦阳,他对梅公主情深义重我都看在眼里。”

    顿了顿,我又道,“吴戈是个有担当的人。”

    三殿下更是不屑,“什么叫有担当?拿得起放得下才叫有担当,既然梅公主已经嫁人,各自安好就罢了,他这依依不舍又是什么意思?方才我给他机会让他选,他既然喜欢公主,就该舍了你,他要是对你有心,就该选你,犹犹豫豫算什么?”

    我不由分辨,“他犹豫只是因为我救了他的命,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去死。”

    三殿下却摇了摇头,“拖泥带水。”

    我不服气,“要是换了是你,一个是救命恩人,一个是爱人,你怎么选?”

    “我当然选你了!还用犹豫这么久么?”

    三殿下毫不犹豫给出答案,倒是让我意外。

    我眉头皱起,“若梅公主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却害她去死,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救你要紧,管不了那么多,再说了她就算死了也是魂归地府,大不了我回地府的时候让她后几辈子投个好胎,保她后世荣华富贵幸福安稳,之前的恩情也就报了。”

    三殿下眼珠子一转,眯眼笑道,“方才你将梅公主比做我救命恩人,所以玉叶你将自己比作我的爱人么?”

    我脸迅速烧红,迅速岔开话题,“你这答非所问!只不过是个比方,吴戈不过是一个凡人,你不能这样比较。他没办法回报的时候,自然会犹豫。”

    三殿下冷哼一声,“他既然知道自己是凡人,就应该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该妄想的事情就不要去做,老老实实认命,谁能逼着他连累旁人、恩将仇报?”

    “吴戈这次是因为我被抓进宫,是我连累了他,与他何干?”

    “就算没有你,他对梅公主有这个心思也迟早会来。有没有你都一样。”三殿下反应极快。

    “你!”一下子说得我哑口无言。

    以前我从不知道,原来杨恭的口才这么好,争辩起来头头是道。

    这时候忽然一个小内侍慌慌忙忙跑来,老远就匍匐在地,声音拉得又长又凄切,“殿下不好了,梅妃她悬梁了!”

    “什么?!”三殿下和我齐齐皱了眉,不再争辩,直奔梅公主所在的偏殿而去。

    我们赶到的时候,梅公主已经被太医救下了,弱弱的躺在榻上没有一丝力气,看着很是伤情。

    “殿下既然想要我死,我死便是了,又何必费力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