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一章 逃离
    三殿下冷眼看着哀莫大于心死的梅公主,“孤何时许你擅自决定自己的生死了?你既然是孤的人,生死荣辱自然皆由孤来决定。”

    丝毫不顾及公主的脸色是否难看,三殿下继续道,“念你是初犯,你若下次再敢寻死觅活,孤就当着你的面活剐了吴戈,叫他永世不得超生!”

    梅公主身子一抖,只是凄凄切切的抽泣,却也不敢作声反驳,是接受了威胁。

    我在一旁瞧着,三殿下威胁人倒是一套一套的。

    安顿好梅公主,三殿下即刻带着我转到吴戈所在的殿内,让侍卫重新扯开封住他嘴的布条。

    “孤改主意了,这种简单的决定考虑一个时辰太久,你现在就要给个答复,想好了要谁活下来了么?”

    我进殿后,吴戈的目光立刻集中在我身上,之后才回头看开口说话的三殿下。

    依旧是沉默。

    三殿下嘴角忽然扯出一个弧度,眯起狭长的桃花眼,“若是想让她二人活,也有办法,你是陈国的将军,带兵打仗想来是有两把刷子的,你若肯替我带兵攻打陈国,我便既往不咎,以前你和梅公主那些旧事我就不计较了,这个美人我也不杀,你看如何?”

    “吴戈乃陈国之将,不会改投秦阳!”这一次吴戈倒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殿下若一定要怪罪,我愿以死谢罪,请殿下放过两个无辜女子。”吴戈眼神坚定,这短短片刻之间,竟已有死志。

    “你少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孤看得心烦。”三殿下摆了摆手,随即眼神变得戏谑,“以你如今的身份,没有资格和孤讨价还价。你一心求死孤绝不拦着,只不过你要是死了,这两位美人就都归孤了,至于日后——”

    “卑鄙!”

    三殿下不按照常理出牌,吴戈的脸色同样难看了起来,手紧紧攥成拳头。

    “好好思量清楚,孤大发慈悲,这次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三殿下转身欲走。

    “我若答应,殿下可会信守承诺?”

    吴戈忽然开口,头深深低垂。

    三殿下回头,诧异看了一眼吴戈,随后道,“这是自然,孤金口玉言,你若为孤先锋,替孤征讨陈国,孤便放了她们二人。”

    “我答应你。”吴戈再次抬头,缓缓道。

    这回诧异的倒是我了,吴戈虽然之前对陈国的老王上有过怨怼之心,但我看得出来,他对陈国的感情很深。

    我细细探究吴戈脸上的表情,刀刻一般凝着,不悲不喜,波澜不惊,甚至有些麻木,仿佛说着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我忽然一下子明白吴戈的用意。

    他还是想死!

    三殿下看着吴戈,似笑非笑道,“既然你肯答应,不妨约法三章,你何时打下陈国的三座城池,孤便将这个女人放了,若能灭了陈国,孤还将梅公主赐给你。在此之前,她们二人便留在宫中。”

    说着又补了一句,“你若假意答应故意战死,这一切便不作数。”

    话音一落,吴戈脸色变了几变。

    三殿下将吴戈的神色看了个明明白白,“孤给你的条件便是如此,你可还受得住?”

    我听着不自觉打了个寒噤。

    如今的杨恭,与之前在地府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这派头,看着倒真的像是一位位高权重的殿下了。

    “明日给孤答复。”三殿下不等吴戈开口,拉着我离开了殿内,复又回到暖阁。

    “你逼得这么紧,就不怕他果真一死了之?”我忍不住问道。

    三殿下又恢复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死便死了,又有什么要紧的?”

    “司祭大人说了,可是要梅公主亲手杀了吴戈才算完。他们若是随随便便就死了,任务就失败了。”

    三殿下眯起眼打量我,“不过一次任务而已,你紧张什么?”

    随即他似乎想到什么,目光变得警惕,“莫不是这些日子与吴戈相处久了,真的日久生情,舍不得他死了?”

    我被他的眼光盯得有些不自然,侧开避了避,“才不是,我都是为了完成任务!你越是逼迫得紧,他二人越是情比金坚,如何拆散得了?又如何让他们相爱相杀?”

    “相爱相杀?这个词倒是有趣。爱之深恨之切,爱到极致也恨到极致,才会杀掉自己心爱之人。如今只不过是让他在情与义之间作个选择,根本不算什么。”三殿下冷哼一声。

    语气有所松动,好兆头!

    我趁热打铁,继续道,“况且这个叫吴戈的,正是我要找的人,我前世的记忆便是与他有关。”

    我思忖了一会,还是将此事告诉了三殿下。

    之前我便说过,来阳间参加这次任务就是为了给自己寻回记忆,若是吴戈随随便便就死了,我寻回记忆便更难了。

    我好言好语,“你也知道我费尽心思来阳间一趟,就是为了寻回我的记忆,好不容易找到了人,我自然不能轻易让他死了。你再给吴戈一点时间,你把我身后的符咒解了,我去劝劝他。”

    三殿下原本稍缓的脸色立刻又板起来,“我见不得他与你相好。什么任务不任务的我才不在乎。你也不许去!”

    估计是看我面色变了,三殿下缓了一句,“你若嫌自己修为不够,我再给你几颗流心丹。你若要寻记忆,我让判官帮你寻便是,没有吴戈照样能给你找回来。”

    “不需要,我的记忆判官也帮不了我。”

    “反正你不许和他一处!”三殿下说着一顿,语气放缓,“你若要寻回记忆,我另外想办法帮你。”

    “你当真愿意帮我?”

    “这是自然。”

    我眼神滴溜一转,“你若真想帮我,不如这样…”

    我压低声音,示意三殿下屏退左右。

    三殿下很是配合,将内侍统统遣到殿外,不出我所料地凑近了,一把将我搂入怀中,“你说。”

    只是下一刻,我的手腕就被沉沉扣住,我藏在袖中的迷魂针被翻了出来。

    “早就知道你要来这招了,就没有一点新鲜的花样?”三殿下一脸促狭,手里拈着那根迷魂针,成竹在胸地看着我。

    我对他一笑,“当然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