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三十五章 魔女来历
    杨恭嗯了一声,给了我一块令牌。

    “有这令牌,秦阳宫内诸人你皆可差遣,亦有暗卫听令。宫里我早已吩咐下去,没人敢为难你。不出三日,我一定回来。”

    横竖明日面对吴戈与夭梅的对策已商量好,一个人虽然麻烦点,应该也应付得来。比起地府与魔族开战的大事,阳间这些实在算不得什么。

    “好。”

    我接过令牌。

    令牌通体幽黑,入手微暖,正面刻着玄色龙纹,雕工精细,隐隐透着灵气。

    杨恭趁着我拿住令牌的功夫,轻轻凑近抱住了我。

    “等我回来。三日,最多三日,我一定回来。”

    这一次,他的怀抱温暖轻柔,温和的气息让我安定,我没推开他,只脸红轻轻道了句,“好。”

    他缓缓松开,和煦一笑,便带着魔女一道在巷中消失。

    这一笑叫我记起来了之前被这魔女打岔没来得及问他的问题。

    之前在青楼门口的时候,他亦是辩解到一半,便笑起来。

    动不动就笑来笑去的,也不知到底在笑什么。

    经这魔女一搅和,花灯会我是没心思看了,一个人逛着也没什么劲,便意兴阑珊地打道回宫。

    一路上,开始细细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总觉得有些蹊跷。

    不止是杨恭,若非任务在身,我都想回地府看看。

    神魔之井戒备森严,魔族的活动却日益频繁,甚至跑到阳间来刺杀杨恭,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寻常的魔族或是紫发或是紫瞳,只有魔族修为精深之辈,方有双紫之象。这魔女显然修为不低,不然玉照神君也不会出手。玉照神君也说了,魔女来此已有三日。

    可若地府真的有变故,前日司祭大人来阳间时,为何只字不提?

    真是奇怪。

    我晃晃悠悠回到宫中时宫门已下了钥,好在侍卫们见到令牌以后果然如杨恭所说,未曾半分为难我,直接放我入了宫。

    侍卫们见杨恭没回也不多问,一路甚是恭敬地引我回了寝殿,紧接着一群心灵手巧的宫女们围上来,侍候我洗漱就寝。

    不论生前还是在地府都未曾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我喜闻乐见,任由她们服侍,最后舒舒服服躺在柔软精致的床榻上。

    入了夜,烛火全熄,宫女们亦按照我的命令尽数退到殿外。

    殿中一片静谧,我却辗转难以入眠。

    终究还是因为魔女刺杀的事挥之不去,想知道地府究竟是什么情状。

    思索一番,我找出紫手链,打算问问阿束。

    布好隔音阵后,我对紫手链呼唤了许久,才终于有了反应。

    紫雾袅袅中,阿束的身形显露出来。

    阿束的样子看着有些疲惫,周遭似乎是一个无鬼的荒山,天空猩红如血。

    我很关切,“阿束,听闻魔族日益猖獗,你这些日子在地府还好吗?”

    阿束扯起一个笑,我看得出他有些强打精神。

    “别担心,我一切都好。最近关于魔族的流言闹得厉害,酆都城里戒严,绝大多数鬼众不敢随意出城,但其实鬼卒早就在神魔之井守得严严实实的,四处巡逻的阴兵也比平日多得多,哪有那么危险?我今日好不容易跑出来散散心。”

    阿束说着精神似乎好了些,“你呢,在阳间的任务可还顺利?”

    看他的样子本来有些担心,不过听他说话语气,我也轻松许多。

    有心思散心,看来情况还不算太糟。

    我便道,“我还好,只是今日杨恭在阳间遇到一个魔女行刺,方才带着那魔女回了地府。”

    阿束眉毛一挑,若有所思,“哦?这便奇了。”

    “是啊,我也正奇怪,为何魔女会出现在阳间,之前我还以为地府出了大变故,这才想来问你。你看的书多,既然地府还好,你可知魔女如何才能来到阳间呢?”

    阿束沉吟一会,“据我所知,如今魔族若要从魔界离开,必须通过神魔之井,如此便很容易被重重包围的鬼卒发现。若要绕过六道轮回口去阳间,只能绕道忘川河尽头的天涯海角,按照如今地府戒严的阵势,基本不可能做到。那便只有一种可能,但可能性同样不大。”

    “什么可能?”

    “妖界。妖族可通过修炼堕落成魔,而妖界的入口与阳间直接相连。若魔女是由妖成的魔,便不必经过神魔之井和忘川尽头,直接就能去。只是——”阿束皱眉不解,“这妖族数万年来都安分守己,除了凡间有草木精怪修炼有成去了妖界的,从未听过有妖族主动走出妖族地盘出来为祸的,且妖族也不是说成魔就能成魔,若无魔族至宝镇魂珠相辅,十有八九要化魔失败,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听阿束这么一说,我反映迅速,“那会不会是魔族与妖族勾结?若果真如此,地府麻烦可就大了。”

    “阿束,你可知道如今镇魂珠在何处?”

    阿束目光微冷,“镇魂珠是魔族至宝,八千年前便被天帝从魔界强夺了去,坊间有传闻说是天帝托鬼帝藏在了地府某处,上一次听闻有关镇魂珠下落的传闻是三千年前,因而颇有几分可信。”

    若镇魂珠一直藏在地府,照着地府与妖族大道朝天各走一边能不打照面就不打照面的架势来看,八成不会和妖族扯上关联。

    “如此看来,与这魔女关系不大。”我说道。

    阿束知道的真是不少,看来多读书果然对于增长见识有用,免去我许多担心。

    看来日后我也得多留意些六界往事。

    阿束忽然开口,“你不妨细说,杨恭究竟是如何遇刺的?”

    我将今日在朱雀大街青楼旁的遭遇原原本本与阿束说了,提到了玉照神君相助一事。

    “阿束,你可知道玉照神君?”

    “我知道,是天界难得的好神仙,醉心医道悬壶济世,从不问六界纷争,亦无种族成见,不管患者是天族魔族妖族还是凡人,都一视同仁。”

    阿束言语之间,对这位神君很是敬重。玉照神君的好口碑果然名不虚传。

    “对了,还有一个传闻,相传三千年前杨恭在战场上受了重伤,正是被玉照神君用镇魂珠保住性命,一直昏睡到七十年前才痊愈。”阿束悄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