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四十章 回到地府
    我全然不信这些,忍不住又反驳起来,“神女又如何?本该有缘又如何?世事变幻无常,眼下这一世吴戈爱的是夭梅而不是什么神女,这又作何解释?若是真的缘分天定爱得死去活来的,不管有没有前世记忆,都会两心相许不是吗?”

    司祭大人皱眉,“你话本子看多了?什么三生三世情爱不移都是凡人杜撰的故事。于天界于地府,一世情缘来去匆匆聚散如泡沫幻影,百世情缘也是说过就过,看似情比金坚携手白头的那些故事,不过是因为凡人阳寿太短。我们不是凡人,是否真有缘不是短短弹指百年便能看出来的。很多事,你现在不懂。”

    “司祭大人,属下明白您的意思,只是属下觉得,既然缘分天定,他们若无缘,即便无人阻拦也会分开,如今事已至此,吴戈已经回归天界,纵然情缘没有断得彻底,又何必一定要夭梅的性命?”

    司祭大人反问道,“缘聚缘散自是不必强求,于你而言他们不过是你来阳间做的一个任务。如今夭梅错用鬼祭之法,已然遭了反噬,若无真正的鬼祭之法也是无可救药。你执意不肯断了二人姻缘,难道不是强求?”

    “这不一样。”

    整个过程我都参与了,可即使我并不喜欢夭梅,但仍然不认同这么轻易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即使是她是妖族。

    说到底,对于吴戈我还是有一丝歉意,对夭梅最后的选择亦有敬意。

    司祭大人叹了口气道,“你若真明白,便不会犹豫。也不会走到今天。”

    我一愣,司祭大人这句话似有所指,我听得迷迷糊糊。

    “罢了,无需多言,深陷其中对你有害无益,你阳间事已了,我送你回地府。”

    我立即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捞起夭梅几个缩地成寸连用出了王宫,直到百里外一处林子,才放下夭梅,大口喘气。

    那日见道玉照神君之后,我便一直惊叹于乾坤挪移的玄妙,如今这几个缩地成寸叠在一起,跑路效果是以前的数倍,想来即使是司祭大人,短时间内找到我也难。

    “跑累了,要不要歇会儿?”一个和蔼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笑眯眯看着我。

    “赶路呢,不用不用。”我笑着摆摆手,打算扛起夭梅继续走。

    咦,似乎有哪里不对。

    随即,我全身僵住,一口气差点没提过来。

    果然,大黑伞如遮天黑幕一般遮挡住我所有视线。

    “小丫头,和你师父斗法,再练几百年吧。”

    “公然违抗命令,此事若让地府知晓,你知道回有什么下场,念你阳间呆久了脑子不清楚,这回本座不与你计较。你该做的都做了,回地府以后就将这事忘个一干二净,对你才是最好。”

    司祭大人的声音渐渐飘远。

    大黑伞的伞布从我眼前消失时,一阵熟悉的阴寒之气袭来,我直到,这是已是进了六道轮回的口子,脚下的道路直通地府。

    即便不服气,我亦不敢再乱动,只能老老实实顺着通道朝着地府的方向去。阳间是回不去了,若是在通道里乱动,轻则重伤智障重则灰飞烟灭,可不是闹着玩的。

    记得当时从地府来到阳间时,一路漫长得很,如今灰溜溜被赶回地府的路却如此之快,几乎不到一炷香功夫,我便从六道轮回的出口钻了出来。

    我深深吸了一口地府独有的,熟悉又浓郁的阴气,说不出的郁闷。

    六道轮回口的人比之以往大为减少,值守的阴兵却变多了。

    气氛比之以前的确紧张不少。

    我收起其他的杂念,没有先去述职,直接回了家。

    我到家时青歌尚未下值,家里除了无袖之外,还多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女鬼,样子看着像是专门服侍无袖的。

    无袖见了我很是高兴,立即让那女鬼张罗了一桌子的点心果子,兴致勃勃拉着我在院中坐下叙话。

    我又是感动又是惊讶看着满桌几乎堆不下的食物。

    原本我与青歌无袖共用的小方桌已经换成了两倍大。

    无袖脸颊比以前丰腴许多,肚子也越发大了,精神却很好,满面红光的,看来我不在家的这段日子里,青歌将她照料得很不错。

    “小红,我原本以为你会更晚回来,没想到这么快,看来任务很顺利啊,恭喜你。”无袖熟练地拈起一块糯米红枣糕送入嘴里。

    我苦笑,“哪里哪里,运气好罢了。”

    一提到这茬,我就不开心。

    无袖注意到我不喜欢提这个话题,便聊起些别的岔开了话题。

    “近日地府不够太平,想必你也看到了。青歌比以前忙得多,只好找了杏仁照顾我。”

    无袖招了招手,将刚端上来一壶茶的年轻女鬼叫到我面前,算是认识。

    “我听说了,说是地府与魔族要开战。”我接过杏仁递过来的茶道了句谢,接着刚才的话茬聊。

    “是啊,青歌千叮咛万嘱咐不许我出门,你再不回来我都要闷死了。”

    无袖胃口见长,饮下一大口茶后,顷刻间又消灭了三块糯米红枣糕,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你不担心吗?”

    “养兵千年,用兵一时,若真有战事,正是应当效力之时,有什么可担心的?”说着又是一块小点心下肚。

    无袖笑道,“看不出来你这趟去阳间,倒是长出一颗良心来了。你别担心,别忘了我生前是干什么的,又是怎么来的地府。”

    我意识过来,无袖的前世是公主,敌国打到家门口了也宁死不屈的主。

    “也是。”我随口应了声。

    无袖却停下手里的动作,点心也不吃了茶也不喝了,目不转睛盯着我,“你今天状态不对,我刚才就瞧着你有些不高兴,可是在凡间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我勉强一笑,正要找个借口搪塞。

    “不用搪塞我,你我好歹在地府共处了七十年,我还不了解你?借口就免了。”

    “老实交代!是不是因为三殿下?你们一道去阳间做的任务,他却比你先回地府,是他欺负你了?”无袖眼中瞬间燃起我熟悉的八卦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