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四十一章 本心
    我呵呵一笑,将茶水一口喝完,站起身来,“说到任务,如今在阳间的任务已了,我还没回迷魂殿向鬼帝述职呢,如今在家里茶也喝了点心也吃了休息得差不多了,这便去述职,无袖你好好休息,回见!”

    我御起一阵阴风很快飘出家门。

    “小红,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我进迷魂殿时并未见到青歌,也没多管,直接去见了鬼帝。

    述职很顺利,鬼帝只是简单问了几句,便下令将流心丹给了我,见我修为已是鬼修,又顺带给我升了个职。

    从今往后,鬼使僚的所有鬼使都由我调遣,而我直接听命于司祭大人。

    从鬼帝殿中出来后,我回鬼使僚转了一圈,司祭大人尚未归来,过去的鬼僚纷纷给我道喜,升职加薪的我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手中沉甸甸的盒子里装着流心丹,我却连打开看一眼的耐心都欠奉,也不欲在迷魂殿多待,转身便打道回府。

    天色尚未全黑,无袖依然坐在院中桌前悠悠闲闲吃着东西,细看之下桌上的内容已经换了一轮。

    “这是这回任务的奖励,一颗流心丹,算是我给孩子的见面礼。”我直接将盒子塞给无袖,没等她说话便直接回了我自己的房间。

    虽有大半年没回来,我的房间中陈设一如既往,与我走时一个样,甚至比之前还干净了许多。

    躺在床上,我立刻给自己施了搁静心咒强行入睡。

    梦中却不得安宁。即使回了地府,还是记挂着阳间的事。反反复复梦见的,都是吴戈倒在我脚下,夭梅拿着匕首刺入吴戈心脏后倒地不起的样子,出了腻腻沉沉的一身汗。

    第二日早晨,却是被无袖的声音吵醒,因为青歌。

    昨晚青歌彻夜未归,到今日一大早才匆匆赶回来,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

    无袖很不高兴,一张脸绷得紧紧的,青歌一脸歉意,杏仁默默溜去厨房忙碌。

    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阴风飕飕的。

    我打了个圆场,“如今地府戒严,加班也是有的。”

    青歌忙道,“真的是公事,昨日我亲自带队去了炼妖台,那里禁制重重连阴风都御不了,犯鬼只能靠木傀儡押送,比平日费时许多。我交完差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还是今日一早才到家。小红好不容易回来,我正好今日请了假,咱们三个好好庆祝一番。”

    青歌的样子不似有假,我的注意力被炼妖台三个字牢牢锁住。

    这事,定与夭梅有关。

    炼妖台这种偏僻又远得要死的鬼地方,没有鬼会随意去的。

    也就是说,如今夭梅很有可能没死,还在炼妖台里。

    我若去得及时,悄悄把她放了,或许还能救她一命......

    “小红?”

    “小红?”

    我回过神,青歌和无袖双双疑惑地看着我。

    我敷衍地笑了笑,“都好,都好,你们决定吧,我先去街市买些要用的东西。”

    “这些东西杏仁去买就可以了,我们三个好久没有一起叙话了,别急着走。”

    挺着大肚子的无袖敏捷不减,眼疾手快一下子拉住我,杏仁很有眼力见地早就从厨房一烟溜儿飞奔出门,青歌随手把院门关上。

    “昨天我就觉得你不对劲,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无袖在青歌搀扶下坐好。

    青歌给我递了杯茶,也坐了下来,“小红,遇到什么困难不要自己扛,我们都在。”

    我就知道瞒不过他俩,七十多年以来我们的相处模式便是如此。

    便开口道,“无袖,若遇见不便插手的不平之事,你会如何选择?服从规则,还是服从本心?”

    无袖与青歌对视一眼,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你问我这种问题,只可能得到一种答案,其实你知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

    无袖永远是无袖,从不违背自己本心的无袖。

    我早就知道自己会做怎样的选择。

    无袖的神色极难得的认真,“需要我们帮你做什么?”

    “不用,我自己来。”

    既然已经想通,便无需再多说什么。

    青歌本想挽留我再多问几句,被无袖一把拦住。

    无袖说,“想做就去做,家里你放心。”

    我嗯了一声,回屋收拾东西,用紫手链联系阿束,相约在之前的小亭子见面。

    出门前,无袖依旧悠悠闲闲坐在小木桌前吃着点心,与我挥挥手。

    某种程度来说,无袖与我是同类。

    我到小亭子时,阿束比我先到,依然秀丽俊美,只是看上去清减了不少。

    “阿束,炼妖台禁制特殊,有没有什么办法混进炼妖台里救人?”

    阿束眉头深锁,“我听说了,吴戈已然重列仙班,你在阳间的任务已了,大可放手不管,此刻贸然出手反而会给自己惹麻烦,那夭梅与你非亲非故,你当真要救?”

    阿束说的是事实。

    夭梅虽与我非亲非故,我却自觉对不住吴戈,尤其是最后自投罗网的一片深情,也觉得夭梅不该就这样牺牲。

    既然想做的一切出自本心,自然要做。

    “我想好了,我要救她。”

    “有是有,你混过禁制不难,只用寻常隐匿术便可,但要开启炼妖台需用到魔族功法,夭梅因错用鬼祭之法昏迷,你若要救醒她,要用到真正的鬼祭之法,你确定要用?”阿束又强调一遍。

    “只要能救她出来,我用。”我毫不犹豫。

    阿束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你若执意要学,我教你便是。”

    “第一个法诀很简单,与你之前在须弥府学的术法有相似之处,首先....”阿束耐心又细致地讲起了法诀要点。

    我忽然道,“阿束,其实你是魔族吧?”

    阿束顿住,低头道,“你知道了?”

    “猜到的。”

    之前在百草园时的反应,会魔族功法与魔族往事的了解程度,足以说明问题了。

    “我并非存心瞒你,只是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也就拖到了现在。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如今地府与魔界正要开战,说吧,你打算如何处置我?直接杀了我,还是带我去见鬼帝?”阿束面容平静地打量我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