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章 跑路
    “你要拦我吗?”我停了手,看着小桃。

    小桃是我初来地府除了青歌与无袖之外,最好的朋友了。

    她一直羡慕我能够当鬼使,一直也想当鬼差,如今这个给阴兵送饭的差事,相当于是全了她的心愿。

    如今的我,却是当了逃兵。

    暗影此刻已经结束了与阴兵的缠斗,出现在我身旁,见了小桃毫不犹豫一掌飞过去,被我眼疾手快拦了下来。

    “你要拦我吗,小桃?”我又问了一句。

    “玉叶姐姐——”小桃咬着下唇,原本红润润的脸色变得半红半白,神情很是挣扎。

    小桃一向很正直,这一点我早就知道。

    如今我从火山大地狱逃出,又和暗影打倒了这么一大票阴兵,或许会将这件事报给酆都。

    或许,是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了。

    我难免有些伤怀。

    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出乎我意料。

    小桃飞快丢下食盒,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极其迅速地摘下自己所有的首饰,一把冲到我面前塞到我手里。

    “快走,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小桃一头冲向十步之外的双手合抱粗的树干,一副不撞死自己不罢休的架势。

    我一个闪身,在她撞到树干之前一掌将她击晕。

    “傻孩子,这么撞脸就毁了,而且一看就是自己撞的。”我将小桃小心翼翼抱起来,和其他晕倒的女鬼们放在一起。

    “你快些,此处不可久留。”暗影已经等不及了。

    我眼睛发酸,很快擦了一下,随着暗影继续出逃。

    一路逃着,暗影问我,“方才那个女鬼认识?”

    “是我的一个朋友。”我答道。

    “倒是对你不错,就是傻了点。”暗影道。

    是啊,小桃傻得一如既往。我此番逃狱必然不会在冥界久留。离了地府,再多的冥铢也用不上了。可小桃仍旧将她所有身上值钱的物件都给了我。

    我认真地将那些首饰放在钱袋中,一并贴身放好。

    离这里不远处就是朱林,上次因为灵朱果的事,百草园的地图我仔仔细细背过一遍,熟得很。

    这一次我和暗影进一步易容,换了普通阴兵的装束,顺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逃到百草门。

    百草门的阴兵相对没有那么森严,一共也就两个阴兵一左一右在门口守着。

    我们打算故技重施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尚未走到他们面前,其中一个阴兵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在打量我。

    我修为已至鬼爵,对这种打量敏感得很,一路面不改色向前走时,也暗自打量起这个奇怪的阴兵。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个阴兵的样子也不是很像阴兵。

    但是我们经过门口时,他未发一言也未曾拦下我。

    正在这时,另外一个和他一道守门的阴兵如同睡着似的,绵软无力向暗影倒去。

    暗影条件反射,一掌把他打飞,让他彻底没了动静。

    我亦蓄了一掌,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这个醒着的奇怪阴兵招呼过去,阴兵却如同腿折了一般,关节以极其诡异的角度反跪下去,恰好让我一掌落空。

    “是你?!”阴兵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才恍然大悟。

    姿势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并不妨碍我和小伞彼此认出对方。

    小伞先是一愣,神色古怪地看了看跟在我身边看着有些尴尬的暗影。

    “这位兄台以前没见过,怎么称呼?”小伞状似无意问了一句,打量着暗影,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暗影的紫眸上。

    “我...暗影。”暗影竟带了一丝腼腆。

    小伞点点头,“拿上这个,跟我走。”

    接着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件隐身斗篷丢给我,犹豫了一下,又拿了一件递给暗影。

    “姑娘还真是有本事,我知道你被抓起来以后就计划着救你离开,原本都已经定好了半个月后阴兵换防的时候,我乔装打扮混进去开狱门。这段时间在朱林附近踩踩点,没想到你们先出来了。”

    小伞一路走得顺畅,方向正沿着忘川河,走的还是最靠近河边恶臭最浓,鬼影都少见的一条路。

    看样子,小伞的计划是带我从忘川尽头的天涯海角处逃离地府。

    “等一下。”

    小伞依言止步,回头看我。

    “我想先去一趟酆都。”

    唐越清与杨恭的婚期就定在今日,我从火山大地狱逃出来最想做的事就是去弄个究竟。

    他若果真心甘情愿....

    一阵酸楚的感觉袭来,我不愿再想下去,只想先见他一面。

    小伞满脸惊讶,“你现在是地府逃犯,先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才是要紧,去酆都?你不要命了?”

    “你们先走,不用担心我。以我的修为再加上隐身斗篷,他们抓不到我。”我坚持道。

    小伞眉毛倒八竖起,一张小脸几乎要皱成苦瓜,“到底什么事情你非去不可?”

    暗影及时插了一嘴,“自然是牵挂某位殿下的婚事。”

    小伞恍然大悟,“原来是三殿下,难怪。那你就不必去了,三殿下的婚事早在两日前就办了,还是三殿下亲自向鬼帝提的,说是不愿因私废公耽误战事。想来是你在火山大地狱消息不通,不知道罢了。”

    “你此言当真?”

    “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如今地府与魔界已经开战,除了火山大地狱,其余地方的阴兵都有一大半调去打仗了,否则守卫不过如此少,我不会混进来得如此轻松。两日之前的三殿下的婚事也从简,如今他们夫妇二鬼想来也不在酆都,去了前线。”

    小伞的话我信。

    他亲自提...这么说来,他与唐越清的婚事的确是他自己同意了的。

    身后已有一阵骚动,似乎是有一队阴兵追了过来,也不知是得了哪里的风声。

    小伞道,“快走吧,再耽误不得了。你们挑的时辰正是各处阴兵换防,百草园那边出了事,火山大地狱的异样很容易被发现的。”

    我比我想象中平静,没有再坚持前往酆都,安静的转过身,只是觉得脑子有点懵。

    我任由小伞抓住我的手臂,一阵阴风带着我迅速往天涯海角方向飘去。

    意识似乎长了翅膀,我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虚幻起来,浮浮沉沉的不知飘了多久。

    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浑身一阵湿冷,才醒过神来。

    “回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