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八章 做客
    “喵呜。”

    之前引我们出现的白猫从书架后现身,懒洋洋地抻了个懒腰,便趴着不动了,只一团毛茸茸的尾巴扫来扫去。

    “淘气。”玉照神君看向小白的眼神竟有一丝宠溺。

    可惜小白并没有领这份情,瞥了一眼玉照神君,就转过头自顾自窝成一团猫饼。

    “你们找我,所为何事?”

    “说来话长,我们原本来是想求一味‘凡尘’。”

    “哦?原本?看来此处应有但是。”玉照神君笑眯眯地,自己也啜了一口茶,神情很是满意。

    “但是有了这些灵植以后就不必劳烦你了,这药我也能做。”沉默一路的小伞开口,很自豪的样子。

    玉照神君道,“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听你这说法也懂药理?”

    “我叫小伞,那是自然,论修为我不如你,论炼药,我可是整个魔界第一,若有好的药材,未必比你差。”小伞在这方面倒是很自信。

    “我对炼药很有兴趣,既是同好者,不妨切磋一番。”玉照神君来了兴趣,对小伞发起邀请。

    “可以是可以,但现在不行。不是我怕你,只是现下我们急着要去魔界,不如下次再比。”

    小伞说的也是实话,我们来长白雪山就是为了找药,好通过神魔之井去寻阿束。小伞有了这些药材,只要炼出药来便不是问题,再加上我如今已经突破的鬼王修为,想来就算万一不慎被发觉,也有脱身之力。

    玉照神君思忖片刻道,“既然你们来求药,所求的药必然是与你们此行有关,不如就以‘凡尘’为试,比速度与药效。一个合格的药师,不仅炼出的药好用,速度也不会差。我这里的药炉任你取用,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我炼出的‘凡尘’都赠与你们,也不阻拦你们去魔界,你看如何?”

    这话说得极为激将,我若是小伞绝对无法拒绝。

    果然小伞眼冒精光,“那就一言为定。”

    玉照神君从书架上取了两张白笺,取了两只毛笔,递给小伞一半。

    我彻底沦为观众,眼看着两人飞速在各自的白笺写下药方,一先一后进了玉照神君的药房。

    我也跟着进去,药房内各式工具一应俱全,从药锤药碾到药炉应有尽有。

    玉照神君衣袖一挥,药房空间竟变大了一倍,另外一套一模一样的工具如映像一般出现。

    “不用惊疑,这些东西原本就是两套的。都是碧霞元君做的,一套她用,一套我用。不过近些日子她去历劫,我便将她用的那套隐了,如今只是现形而已。”玉照神君好心对我解释道。

    我眨眨眼。

    与我长得极为类似的碧霞元君果如传闻般,与玉照神君交情匪浅。

    小伞却不管这些,也不怎么惊讶,二话不说冲向另外一套炼药工具,手脚飞快,从择药到研磨行云流水,浑然忘我。

    玉照神君同样来到自己的操作台前,姿势优雅动作娴熟,速度丝毫不输于小伞。

    我一个外行看上去,只觉得他俩旗鼓相当,难分伯仲。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小伞更快一步,将所有的药材先后放入了药炉。

    玉照神君依然不紧不慢,最后只比小伞慢半刻钟。

    “照我这个方子,我这药三个时辰便能炼制好。”小伞挺直胸脯,自信满满地扬起手中的白纸笺。

    玉照神君拿过小伞写在白纸笺上的药方,看了一眼便放下,轻笑了一声,“尚可。”

    “岂止尚可?这可是我精心研制好久的秘方,应该说是精妙绝伦!你的配方也未必比我好。”小伞不服气玉照神君的评价,随手拿过玉照神君的药方看了起来,看完之后说道,“你这方子我看也平平无奇。只不过是天灵果,铃翅一类药材稀有些罢了,与我的方子药效差不了多少。”

    玉照神君并不动怒,只笑着说了一句话,小伞便哑口无言。

    “我这炉药,炼好只需一个时辰。”

    果真,一个时辰之后,玉照神君轻轻打开药炉。

    药香浓郁,玉照神君看了一眼丹药的成色,满意地点了头,取出炉中的丹药装入白玉般的小瓷瓶,冲着小伞摇了摇。

    小伞看着自己尚在炉中的药材,撇起了嘴。

    “这就是‘凡尘’么?”我啧啧称奇,玉照神君已经将小瓷瓶递给了我,示意我打开看看。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小瓷瓶的封口,里面是三颗小拇指大小的青绿色丹药,圆滚滚的很是喜人。

    只是才打开了没一会,初时在药炉中尚能感应到的灵气迅速变少,我吓得连忙将小瓷瓶重新封口。

    “可是因为我开封太久,这药灵气四散,会不会失了效?”我颇有些担忧地问玉照神君。

    小伞的药还没好,听了我的话眼前一亮,“这么容易失效的话,可算不得什么好药。”

    说着还挑衅般地看了玉照神君一眼。

    玉照神君不理他,对我说道,“不关你的事,这药本就叫‘凡尘’,出炉后丹药外散的灵气便会慢慢内敛,等出炉时的灵气到了不可感时,便是真正发挥药效的时候。”

    “原来如此。”我赞叹一声。

    小伞悄悄哼了一声,继续专心看守他的药炉。

    玉照神君也没走,很是有耐心地在一旁等着。

    他俩都没走,我自然也留在了药房,随手拿起了一本医书打发时间。

    三个时辰很快就到了,小伞的药也出了炉,看小伞稍微松泛下来的神色,这炉药也成功了。

    小伞的丹药是暗紫色,一炉炼出了六颗。

    “这药效如何比试?”我问他俩。

    小伞道,“我和你各吃一种,你吃我的,我吃你的,让玉叶做裁判,感应我俩身上的气息是否消失,便可知晓。”

    玉照神君点头道,“可以。”

    于是我眼睁睁看着二人互换药瓶,不再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后,相互服下各自炼就的丹药。

    只一炷香的功夫,二人身上的气息便不可感。

    不论是玉照神君身上的仙气,还是小伞身上的魔气,都有如消失一般,至少以我鬼王的修为探去,只能感知二人皆是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