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二章 离去
    我寻了笔墨,思忖片刻挥笔写就一张字条。

    “小桃,我这次回来另有要事,顺道来看你,不会多留,这便要走了。你不用为我考虑太多,要一直单纯善良的生活下去。缘份来之不易,小灰熊待你不错,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错过自己的幸福。玉叶留。”

    将字条压在床头后,我就离开了。

    没有再告别。

    或许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又一次走在酆都大街上,我有些茫然。

    照理说,我想看的老相识都看完了,该去找小伞商量如何混出酆都前往魔界的对策了。

    脚步却不知不觉徘徊在迷魂殿的门口。

    这是我极为熟悉,在过去当鬼使几十年穿行过无数次的地方。

    镇守在迷魂殿口的阴兵依然尽职尽责。

    去不去呢?

    我的脑子里的两个小人开始打架。

    “杨恭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不该去看看他吗?”

    “如今既然公然叛出地府,身边的朋友都是魔族,阵营早已不同,去什么?”

    “无袖和小桃都看了,迷魂殿来都来了,看一眼怎么了?”

    “小伞还等着一起商讨去神魔之井的对策,阿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时间紧迫,看什么看!”

    “可是你知道,杨恭他喜欢的是你!”

    “闭嘴!”

    反对我潜入迷魂殿的小人狠狠将支持我去迷魂殿的小人打了一顿。

    支持我去迷魂殿的小人无力招架,颓然落败。

    然而,此时我已经走到了勾罗馆。

    虽有隐身斗篷,靠近勾罗馆时我还是蹑手蹑脚。

    然而,勾罗馆内空无一鬼,主殿寝殿都没有见到半个鬼影。

    不应该啊。

    以殿下的身份,应该有许多馆婢随侍,怎会恍若无鬼之境。

    我稍微诧异了一瞬,才一拍大腿。

    笨啊,开战了呗,方才忘了打探消息,说不定杨恭正忙着与魔族大战,没回来。

    那些馆婢也都随侍左右,全带走了。

    一边想着,我一边晃悠到勾罗馆寝殿的内间,似曾相熟之感,倒让我记起之前在须弥境经历过的梦境。

    那张床榻,与梦境中正是一模一样,就是杨恭的。

    我凑近,却见床头处,正挂着一幅丹青。

    画的正是我。

    丹青不比之前在酆都门口看到的那种,这一幅丹青里,我穿的却是一身红妆。

    画中的我,眼神清澈,笑容甜美,姿态优雅。

    完全是温柔娴静版的另一个我。

    画的落款处,是杨恭的名字。

    这画是他亲手画的。

    “啧啧,想不到杨恭这画技不错啊。只可惜,我瞧着这画上的女子不像是我,倒是更像那位碧霞元君。”我心道。

    我何曾有过如此温柔娴静的时候?

    我自己都不知道。

    画人最重要的不是皮相,而是骨。

    是一个人的灵魂。

    可惜他此时不在馆内,要是在的话,我还挺想与他打个招呼,讨论一下如何把我画得更好看什么的。

    我在冷冷清清的勾罗馆转悠了一圈后,觉得再无理由留下,准备直接跑路溜出去,到小伞的家里与他会合。

    正当我要走的时候,一阵阴风吹来,将那丹青吹起,画中一身红妆的我“飘”了起来,吹得我头皮有些发麻。

    鬼使神差一般,我来到书房,取了一张宣纸,拿起毛笔三下五除二大笔勾画,片刻功夫画出一张自画像。

    神采飞扬,眼神英气十足,御风而行。

    对着自己的杰作,我左看右看甚是满意。

    此时远方却有一阵喧嚣由远及近传来。

    “快,快!”

    “别跑了!”

    “....围起来,要当心......一定不能错过...”

    “鬼医!去喊人!”

    “......”

    许多阴兵和鬼众都在往勾罗馆的方向靠近,我听得不真切,但是感觉到了一阵不对劲。

    莫不是来抓我的?

    我立刻放下笔,随手找了一本书将我的杰作夹了进去,披上隐身斗篷,脖子一缩,开溜。

    御阴风从勾罗馆上方飞走时,果然见到黑压压一大队的阴兵在院外,朝着勾罗馆方向前近。

    最远处,竟然还看见了二殿下,步履走得甚是匆忙。

    我心道一句侥幸,连忙往小伞的住处飞去。

    这要是被发现了,难免一场恶斗。

    幸好我机灵!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何出走漏的风声,但是眼下这些人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找过来,说明我和小伞再待在酆都城里也不是办法。

    得赶紧想法子离开,前往神魔之井。

    来到院子门口,我轻车熟路地避开小伞家里的各种陷阱,成功与他会面。

    “这里不安全,方才我随便逛了一下,身后遍有了追兵,我们还是先走吧。不管如何,出去试试再说。方才那位神秘仙族人若是再追来,我们再退回来也不迟。”我建议。

    小伞点点头,递给我一个小瓶子,“这是我方才借用一些材料现配的易容丹,吃了以后改头换面,任谁也看不出来。”

    我揭开瓶盖嗅了嗅,便知这药成分。

    “果然不错。”

    小伞得意一笑,“那是,此药吃了以后雌雄莫辨,即使隐身斗篷失效,露出的依然不是真容,再加上你我都吃了‘皆忘’,凭谁也认不出我们来。”

    “行,咱们这就走。”

    我和小伞易容换装,披上一身斗篷,鬼鬼祟祟的走出酆都大门,却意外的没有遇到那位神秘的仙人。

    我和小三一路御着阴风飞得极快,很快便到了神魔之井的边界,并且这一路出乎意料的顺利,就连阴兵都很少遇到。

    在小伞的指引下,我们披着隐身斗篷,趁着阴兵换防的间隙,进了井。

    这是我第一次见神魔之井的内部。

    这里比我想象中要干净古朴,但是四周仍有血腥味。

    过神魔之井的时候,神魔之井下传来幽幽叹息。

    “不知为何,这里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什么时候来过。”

    我一边行走一边嘟囔着。

    小伞听到这话脚步一滞。

    “怎么了?”我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忽然很想学算命,然后给你算一算,你的前世今生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我哭笑不得,“你不都知道吗?前世那段孽缘,我都在不久前去凡间做任务的时候遇到了。”

    小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这明显不是当务之急。

    我催促他,让他早些带我去见阿束。

    毕竟归还镇魂珠,见到阿束确认他是否无恙才是头等大事。